林语堂的茶经

林语堂(1895~1976),福建漳州人,中国现代著名作家、学者、翻译家、语言学家,新道家代表人物。他富有创造性地把英文的Humour音译为中文的幽默,从而使词汇幽默在中国迅速流行开来。
他在《小品文之遗绪》中描述,理想的散文乃得语言自然节奏之散文,如在风雨之夕围炉谈天,善拉扯,带情感,亦庄亦谐,深入浅出,如与高僧谈禅,如与名士谈心,似连贯而未尝有痕迹,似散漫而未尝无伏线,欲罢不能,欲删不得,读其文如闻其声,听其语如见其人;
他说,世上有两个文字矿 一个是老矿,一个是新矿。老矿在书中,新矿在普通人的语言中。次等的艺术家都从老矿中去掘取材料,惟有高等的艺术家则会从新矿中取掘取材料。
林语堂的语言雅俗融合,写出了无学究气、智慧而快乐的生活哲学。以风可吟、云可看、雨可听、雪可赏、月可弄、山可观、水可玩、石可鉴之类细腻动人的东方情调去观照竞争残酷、节奏飞快的西方现代生活,于是有了《生活的艺术》。
林语堂在《生活的艺术》中说,只要有一只茶壶,中国人到哪儿都是快乐的,捧着一把茶壶,中国人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。茶性清静,使人心平气和,和中国的国民性格十分协调。
林语堂说烹茶与饮茶之乐,如实在说起来,烹茶之乐和饮茶之乐各居其半,正如吃西瓜子,用牙齿咬开瓜子壳之乐和吃瓜子肉之乐实各居其半。林语堂洋法喝国茶,从茶叶贮藏到烹煮品饮,也总结出自己的十条茶经
第一,叶娇嫩,茶易败坏,所以整治时须十分清洁,须远离酒灯香类等一切有强味的事物,和身带这类气息的人;
第二,茶叶须贮藏于冷燥之处,在潮湿的季节中,备用的茶叶须贮于小锡罐中,其余则另贮大罐,封固藏好,不取用时不可开启;
第三,烹茶的艺术一半在于择水,山泉为上,河水次之,井水更次,水槽之水如来自堤堰,因为本属山泉,所以很可用得;
第四,客不可多,且须文雅之人,方能鉴赏杯壶之美;
第五,茶的正色是清中带微黄,过浓的红茶即不能不另加牛奶、柠檬、薄荷或他物以调和其苦味;
第六,奶茶必有回味,大概在饮茶半分钟后,当其化学成分和津液发生作用时,即能觉出;
第七,茶须现泡现饮,泡在壶中稍稍过候,即会失味;
第八,泡茶必须用刚沸之水;
第九,一切可以混杂真味的香料,须一概摒除,至多只可略加些桂皮或玳玳花,以合有些爱好者的口味而已;
第十,茶味最上者,应如婴孩身上一般带着‘奶花香’。
林语堂好用浅近甚至市井的比喻来论茶道,比如说到饮茶的氛围时,他说饮茶之时而有儿童在旁哭闹,或粗蠢妇人在旁大声说话,或自命通人者在旁高谈国事,即十分败兴,正如在雨天或阴天去采茶一般的糟糕。林语堂还有被评为妙论的三泡之说也是关于茶的 严格的说起来,茶在第二泡时为最妙。第一泡譬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,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岁女郎,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了。
茶如美女,宋代苏东坡也说 从来佳茗似佳人,明代茶人许次纾《茶疏》中也说 一壶之茶,只堪再巡。初巡鲜美,再则甘醇,三巡意欲尽矣。

林语堂的茶经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://www.iyellowtea.cn/hcwh/8092.html